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奥尤AU】一茶饮品店

饮品店老板/自由摄影师奥塔别克·阿尔京
人工智能/AI研究员尤里·普利塞提

题目乱起,店名乱起,伪科学逻辑死,ooc预警。

        太阳挣扎着收起光亮,暖色调的霞一点一点淡去,变成冷蓝色的夜幕——但这会儿还远未到深夜。几百米外的中学传来晚自习的上课铃声,在广播室戛然而止的流行乐声里,奥塔别克将这个大课间的最后一杯果茶递给随时准备好起跑的女学生,并在心里默默替她祈祷——但愿她的班主任老师刚出家属小区,还没来得及走进教学楼。

        酷酷的奥塔别克·阿尔京先生悄悄舒了口气,沉默地对经过店门口的粥铺老板娘点头致意。对方将仅剩的一杯米粥递给他:“一个人经历学生们的‘扫荡’可不容易啊,阿尔京先生。”见奥塔别克只是象征性地扯扯嘴角,这位热心的妇人又补充道:“真的不打算找个帮手吗?”
      
         “我一个人应付的来,谢谢您的好意。”
       
        ——鬼才相信。
       
        告别了粥铺太太,奥塔别克认命地将见底的果浆和糖精加满,冻上十几盒冰格,又把新的塑料封口纸翻找出来备用。一切收拾停当,他才有工夫把相机拿出来试光。

        噢,忘了说,阿尔京先生是个自由摄影师,开饮品店只是为了……体验生活。

        所以我为什么要选在这么个鬼地方?奥塔别克悄悄翻了个白眼。

        商店街的晚上灯火通明,亮晃晃的白炽灯和各色彩灯把来往的人影照得不真切。补光灯被摄影师摆在流理台上斜对着店门口,奥塔别克看准了对面格子铺旁的一只虎皮猫,她在镜头中舔自己的前爪,懒散、惬意而——

        “咔嚓。”

        “一杯白桃……嘶,这会儿开什么闪光灯啊!”

        迷人。

        奥塔别克愣了一下,连忙收起相机向“藏”在兜帽里的人道歉:“非常抱歉,我刚刚没有注意到你。”

        戴着黑色兜帽的小先生——尤里·普利塞提——皱着眉看向店主人。

        深色皮肤的中亚人,稍微有点酷。

        他默不作声地接受了对方的歉意,用不怎么动听的语气继续被快门声打断的话:“一杯白桃乌龙茶,加冰,打包。”

        奥塔别克感到有些愧疚,他表情紧绷,不大会表达,只好附赠了一小袋糖渍柠檬——希望对方会喜欢吧。

        “冰白桃乌龙茶,请拿好。”他的声音比往常低一些。

        尤里接过饮料,把塑料袋里多出来的柠檬片拎出来塞进口袋,向有些缺乏底气的店主人丢下一句“谢谢”,转身走了,铆钉背包折射出几道光,亮闪闪的。

*丢个开头就跑
*饮品名字取自po学校旁边一家冷饮店的热卖品,po没喝过。

评论(3)
热度(8)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