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叶王】一个片段

ooc 很短 将军和大夫
以下正文。
[叶王]
叶修踏马而来,猎猎的红披风裹挟了风雪和星月,马儿在医馆门口堪堪停下,鲜衣偃了气势,晶亮的白色扑簌簌落了一地。他拴了马推门进去,年轻的大夫的热烈的目光便随着满屋的暖色围拢了他,热度与青年将军炽烈的心在体内交汇,刻骨的冷意顷时被驱了个干净。叶修解了披风在榻前坐下,接过王杰希递的茶轻啜了一口,抬眼便是对方刻意压抑了喜悦的淡漠表情,他扯了扯嘴角,拿凝碧的小茶杯叩了叩面前的一盘残局,调笑道:“形单,影只,残局,大眼儿,你这好生冷清的消遣。”王杰希只拿大小不一的一双眼觑他,“哪里,鄙人等的是与友酣饮,随手摆弄的棋子而已,且寻个机缘解了便是。”那人哈哈一笑,起身越过棋局拥过来,拿冻红的鼻尖蹭蹭大夫的脸颊,低喃着:“末将能与王公子同在一处,便是千载难逢,天赐的机缘。”
檐角乌云遮住了晚星,目光所及雪一刻不停地落,窗棂透出来的暖光晃得信鸽摇摇摆摆。远方的战火烧不到这里,庙堂的诡谲传不到这里,想它年载几许,此时无关天地,无关风月,端的是瑞雪丰年的吉兆。与天地同色的鸽子寻了路处钻进屋了,将军掀起帘子看看远处,大夫只当他又犯了痴颠不予理会。叶修放下帘子走过去环住他。
“王杰希,这燕地,好大的雪啊。”

评论
热度(14)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