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喻黄喻】回忆里想起模糊的小时候

大概十岁左右的两个人
背景和原作毫无关系
超短,还没一篇高考作文长
如有撞梗请告诉我...
以上。

他又是最后一个离开画室的。
晚上八点半,老旧的群艺馆失掉了温和,暗黄的灯在走廊明明灭灭,大概在不久之后的某一秒就会正式罢工。喻文州背着画板提着画具包跟在穿着军大衣的老师后面往楼梯间走,上了年纪的老画家头也不回地数落他。“你画得再好,回头考试结束了都没画完有什么用啊,整天琢磨那么多呢,你有水平,可人家考官又不知道,你还能让人家多给你半小时让你上个色勾个边啊?”
我也想画得快一点啊,喻文州心想。小小的少年偷偷叹了口气,前面的老画家只顾着自己往前走,几下就把喻文州甩开老远。他突然就不想追赶了,索性低着头慢慢朝前走。斜上方有冷白色的光照下来,几个吵吵闹闹的声音循着光线一起传播到下一层。可那又好像只是一个人的声音,喻文州猜想,这么晚还没走啊,曲艺班真用功。
没等他踏着阶梯下楼,上面就传来了轻快的开门声和机关枪似的脚步声。“老师我先回家啦明天见!那个包袱我会好好想想的拜拜——”未到变声期的童音在回廊里格外好听,喻文州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声音的主人,穿着深蓝色棉衣的男孩子噔噔蹬蹬地往下跑,因为刚刚在自己老师面前抖了机灵而笑得张扬。他跑到喻文州身边毫不犹豫地抓了人手就往下冲,而喻文州一点也不惊讶,两个小少年飞快的冲到群艺馆楼下,又一起冲向停车的雨棚。天色已经很晚,老师和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车棚里只剩下一黄一蓝两辆小山地车。喻文州松开男孩的手去开锁,身旁的男孩子却停在原地没有动作,他开了车锁推车转了个弯,对面的少年困惑地冲他眨眼。
“喻文州,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儿?”
他变魔术似地从棉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柯基布偶抛给喻文州,“上次你不是说我家狗很可爱吗?这是他弟弟,送你啦,生日快乐。”
群艺馆暗黄的灯终于熄了,黑暗里,一个男孩子对另一个男孩子说:“黄少天,谢谢你。”
两个男孩子并排在夜晚的马路上骑行,冬日的月亮出奇的清亮,他们的影子被月光拉长,又被路灯缩短,光影交织了夜晚的冷风的气息,跟着他们一路前行。

评论
热度(3)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