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喻黄喻】为了与你的奇遇

境界的彼方paro异界士喻文州x妖梦黄少天

文力不足产物,没头没尾

人物属于蝴蝶蓝,设定属于京阿尼,bug属于我

以下正文——


是夜,旧城区灯火昏黄,一片寂静。静安路上24小时便利店的招牌还亮着灯,店员躲在收银台里面打着瞌睡。喻文州收起摄影包和两个jk打扮的姑娘道别,没有走向地铁站,反而转身拐到了另一条街上——太晚了,末班地铁早就开到了终点。

“打车还是直接走回去呢?”喻文州想,"身上好像没剩几块钱,干脆步行好了。"

他沿着路边有些老旧却意外很有格调的建筑朝前走,突然看见右前方的某块石头缝里冒出一点绿光——是异界士设下的一道封印结界。按照喻文州平素里的习惯,这个时候他应该乖乖的被结界屏蔽掉,接着装作没有任何事发生的样子走开。可如果是这样,这个故事将无法进行。

或许是受到自个儿十年难遇的强烈好奇心的驱使,喻文州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灭了结界火又重新设置了更稳固的,淡定地走进原本被封了的半条街。

黄少天说,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虽然他说得其实要比这多那么一点儿。

作为一个善良的人形妖梦,偏偏选在蛰伏期的夜晚出来采购生活用品,又偏偏撞上"蛰伏期妖梦讨伐协会”的学生仔,让人给堵到死胡同了不说,还被设下了结界,跑都没处跑啊。“为何我的妖生如此艰难?”黄少天内心仰天长叹。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在第七次被几个学生模样的异界士用武器堪堪划破衣服之后,昔日锐利却淡定的妖梦黄少天先生,终于怒了。

“我说你们这几个学生仔好不好这么过分的?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阳关大道各走一边井水不犯河水,一到蛰伏期你们就很屌的哦?抓不抓得到我暂且不讲,把我衣服都划成这样让我怎么回家?”黄少天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柄长剑,剑身蓝盈盈地闪着光。他身形一隐,化作一抹剑气淬过剑身,俨然这就是他的本体。

冰蓝色长剑上下翻飞若幻影无形,剑尾拖着一道寒光,几个异界士没想到这蛰伏期的妖梦也能有这般能耐,一个晃神就让那柄长剑看准机会钻了出去。

喻文州一路沿着那几位异界士设下的结界向前走,有点儿微弱的结界火被他灭了再换上更牢靠的。他仔细注意着前方的动静,不远处间或传来划破衣料的撕裂声,接着响起一个有些急切的声音,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长串话,由于隔着段距离,喻文州听得并不真切。不过这傲人的话语和肺活量,莫名的有点可爱,他想。

那段话结束后,并没有什么新的对话传来,只有几个年轻的异界士气急败坏单方面抱怨的声音 喻文州觉得有些莫名,那个八成是妖梦的家伙,不出意外一定是个嘴上不饶人的性格,怎么这会儿却没了反应?

正是在他微微出神的须臾间,一声剑啸划破长空,一柄长剑笔直地朝喻文州飞来,还不时回头……啊不,回剑去看身后,当“他”意识到前面出现了一个人之后,连忙直挺挺地停在半空。紫色的月光照在剑身,仿佛一股神秘力量在召唤着什么,这柄长剑微微颤动几下,倏忽化作一个人影掉落下来,好巧不巧,正砸在看着这一幕发呆的喻文州怀里。

会飞的剑?还会回头?诶等下怎么变了——“诶?——”喻文州还没从这些问题中回过神,突然被一个温暖的人形物体砸中,他下意识地伸手揽住对方,垂眸一看,原来是一个亚麻色头发、大眼睛娃娃脸的少年——妖梦,噢,还有点儿小帅。

有点儿小帅的妖梦黄少天先生慌张地从喻文州怀里挣脱,红着脸向对方道歉:“诶不好意思啊我飞太快没注意到你,没撞坏吧?这还是在结界里,你是个异界士吧?拜托别打我注意了,我真的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妖梦 不偷不抢不装神弄鬼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不就是蛰伏期嘛干嘛都来打我主意你们异界士穷到这种地步了吗?缺钱的话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们啊!但真的拜托不要抓我,我再也不会作死得刚好在蛰伏期当天吃掉余粮了放我走吧好吗异界士大大?”

喻文州淡定地收回手,微笑着听对方讲完这么一长段话,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始末。眼前这个妖梦衣服被划破了好多处,显得有点儿狼狈,又有点儿可怜。喻文州看着这个貌似只有十六七岁的妖梦少年,突然想摸摸他的头发安慰一下这个炸了毛的可怜孩子。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抱歉啊,有些异界士的确太过冲动了,”意料之中的手感很好,蓬蓬软软的,“害你搞成这样我替他们表示歉意。不过这么晚了,独自一个妖梦在外面会很危险的哦。”

“我当然知道啊,这不是家里没东西吃了嘛,我又把蛰伏期这件事给忘了,出了门感觉到不对劲才想起来,不然谁会这时候跑出来啊。”黄少天忿忿,对于喻文州的动作他愣了一下,但并没有什么表示,反而觉得有点享受。

这个人,有点nice呀。

并没有太过留恋手下温柔的触感,喻文州知趣地收回手,领着气得鼓起腮帮的妖梦向结界外走去。家里没东西吃了吗?这么晚了,大概已经挺饿的了吧。

“你的衣服状况不太好啊,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回去?或者,你如果饿了,来我家也可以。”

“家里应该还有一些奶黄包,上锅蒸一下就可以吃了。”

“奶黄包”对饿了的吃货妖梦黄少天先生造成了1000点暴击伤害,恭喜异界士玩家喻文州收获“没有恶意还很nice的异界士”称号。

喻文州领着黄少天走进自己独租的公寓,换了鞋到厨房准备烧水做点东西来喂饱黄少天的肚子。他接了一锅水开火烧水,转身走回客厅。黄少天有点局促地站在茶几前,眼睛滴溜溜地转,观察着室内的各样陈设,干净简洁又不失精巧的房间令喻文州的印象分又提升了许多个档次。

茶几上还有喻文州出门前泡好的凉茶,喻文州给自己和黄少天各倒了一杯,招呼黄少天在沙发上坐下,自顾到房间里拿了身衣服出来。

喻文州把衣服放在黄少天身前比划了两下:“这是我以前还在上学时买的衣服,印象中没穿过,你穿应该挺合适的,要不要先去试一下?”

放下凉茶接过喻文州递来的衣服,黄少天乖乖的到卫生间里把衣服换了。喻文州的衣服意外的非常合身,白衬衫和浅蓝色的九分裤巧妙地中和了黄少天身上过于明媚的气质,让他从“闹腾的邻家小子”变成了“阳光美少年。不过不论怎样,都要比之前那个快要散架的“乞丐风”外套要好上许多。黄少天颇为自恋地照了照镜子,略略自我陶醉了一小下就推门走出去。

“诶你看看好看不?我觉得蛮好看的。哦对了非常感谢你带我回来,我叫黄少天,如你所见是个妖梦。虽然人类和妖梦关系不太好哈,不过我还是很乐意交朋友的哦!这位好心的异界士先生,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黄少天一脸期待地瞅着在厨房忙碌的喻文州,自顾自把脑回路开到了联谊会的现场。

喻文州端着装了奶黄包的盘子走出厨房,把放在桌上用热水泡好了的罐装八宝粥打开,招呼黄少天来吃东西。

“你好,我是喻文州,正职是摄影师,非常高兴和你成为朋友。”

吃饱喝足的黄少天先生十分自觉地自己收拾了餐具放在厨房的洗碗池里,出于感谢正欲直接给洗了,被喻文州微笑着打断了。

“少天,”他熟稔的这样叫他,“这里还有一个多出来的房间,我正巧在找室友。出于对你的安全考虑,请问你愿意做我的室友吗?”


我用穷极半生的好奇来与你相逢,不知你可愿意做我一生的奇遇?


评论(2)
热度(5)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