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一个我感觉是修伞的修伞段子

想了想还是发出来了……写得非常扯求别打。

扫墓梗注意避雷√


在公墓,山上空气都是冷的,太阳晕染在云里,一片冷寂的白,刺眼得很,绿的铁丝网里面,满眼或黑或白的墓碑。男人走近了其中的一块,头微微垂着,眼睛隔过额前碎发盯着看墓碑上的照片,半晌无话。身后的姑娘安静的等他开口,又走近了把手里的花放在碑前,从衣服口袋里拿了个小盒子放着。

“哥,这是荣耀世邀赛的冠军戒指,上面刻着沐雨橙风的字。”

“我觉得,这该是你的东西,就给你拿来啦。”

长头发的姑娘勾了下嘴角转过身,走远了几步,又示意男人抓紧时间。

“叮”一声脆响,男人掏出烟给自己点上,灰蓝色的烟雾升腾了一会儿便兀自散了,男人却还没有开口。

照片上的人仍是少年模样,纸张却显得有些陈旧了,边角变了颜色,有点怪异却理所当然,只不过委屈了这少年人,白衬衫都起了褶皱。

男人咽了口唾沫,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石碑上,撂下句略微有点哑的“下次见”转身走了,长发姑娘冲他笑笑,俩人并肩下山去了。


评论
热度(6)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