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黄韩]一个故事

woc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我笑得不能自已hhhhhhhh太太黄若涵这个梗你是不是跟我说过hhhhhhhhh我要笑疯了打字手都是抖的另外写得可甜hhhhhhhh吃我一剂黄韩大法好!!!生贺....生贺开学前会po出来....的吧

好梦长眠:

因为太奇怪,就不艾特写给的那个人了。


再也不想尝试写第二次黄韩……这个应该有cp感吧,大概。


以下正文。


 


黄少天三十岁那年,和他相好一起去孤儿院里兜了一圈,被个流鼻涕的小屁孩儿一猛子撞到腰上。
等黄少天捂着腰回过头时,正撞上小屁孩儿的眼睛,黑油油的,机灵。
孤儿院的阿姨举着手帕从后面气势汹汹地冲过来:“黄若涵!别跑!擦鼻涕!”
后来黄少天把小屁孩儿领养了,一张大床上他躺左,他相好躺右,小屁孩滚在中间。黄少天幽幽地叹了口气:“缘分啊……”
旁边快速熟稔起来的新晋父子两个有志一同的拿眼睛瞅他,小孩的眼神懵懂,亮的像只小型犬;他家相好眼波流转,黄少天就觉得自己一定被鄙视了。
每个年下的恋爱史,都是一首轻愁的诗。
黄少天莫名有点憋气,伸手胡噜了一下小孩的头毛。
手感真……不是挺好。黄少天想到小娃娃过几年就要上学,然后叛逆期,早恋,不理解家里情况,被个女人或者男人骗走,他和老韩两个继续孤独终老凄苦一生到死都没人送终,忍不住后知后觉地体会到一种初为人父的恐慌。
小孩子精力消耗得快,已经打起了幸福的小呼噜。他家老韩转过脸,露出了一个好像自信什么困难都能克服的顽强笑容。黄少天瞬间感觉心痒痒的不能行,但还是含蓄又矜持地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下。


黄少天闭上眼睛之前想,他现在也是有了家室的人呢。


小孩挺乖,黄少天预想到的所有情景都没出现过,让他不禁有点惆怅。
黄若涵长到十二岁了,该上中学的年纪,性子有点皮,但总的来说乖得令人发指,打小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不打架不斗殴不热衷于黄色影响读物,平时在家竟然还家务全包,搞得黄少天受宠若惊怅然若失还有点哀其不争。
韩文清觉得黄少天用人话说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并就此问题与其进行了深入探讨。昔日的“别人家的反面教材”眼神悠远苍茫:“我小时候比较不学好,我爹天天给我批评教育,不管是十八般武艺还是诸子百家反正动口又动手,我就一直想,等我长大有了小孩,我爹当年怎么教育我的,我就在自己小孩身上全学一遍……你说这死小鬼怎么这么乖?”
韩文清回忆了一下自己的未成年时期经历,深有同感,半天想出来一句:“他打游戏。网瘾。”
“……咱也打。”


黄若涵打游戏,这是真的。从幼儿园大班打到上大学,仗着自己有俩好爹,牛气哄哄。
后来黄少天有一次和朋友抱怨:“你看我和老韩这情况,正常小孩至少也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回吧?小鬼挺好,从来没抱怨过这事儿,我差点以为我和老韩造成了什么不良影响生生把小孩掰弯了。结果没想到这小子天天时不时为游戏的事给我耍横,每次要个键盘软件先给我装苦情,丫把我和老韩的事儿掰扯又掰扯,生生把自己整成苦情的新时代乖巧懂事好少年,偏偏我还吃这一套,丫小子现在用的那一套比我还高级,如果不是看他成绩没滑我迟早先揍他一顿。”
该朋友仗着他相好出国开会,喷了黄少天一脸二手烟:“呵呵,炫耀滚。”
眼见着黄少天炸起来,该朋友气定神闲:“要我说,未成年人是祖国的花朵,知道自己先天给了人家一个苦情背景,就别得了便宜还找人得瑟了,有那功夫过来和我研究一下这个技能的隐藏效果,实在闲了去测个新副本,少叨叨,多办事。”
黄少天憋了半天,到底没炸起来。


可黄少天抱怨归抱怨,要他说,自己家小崽子热衷游戏还打得不错,其实真挺好,当年故友堆里一提倍儿有面儿。
黄若涵对自家情况充分了解,从来不随便带人来家里,有次韩文清去战队里开完会,大概是谈了点关于未成年小选手的教育方法,回来怕他孤僻,硬是拿出这个家里从来不存在的大家长气质,让他带几个同学过来玩。小子带了一群玩游戏的哥们,回来指着给介绍,这个是我爹,这个是我……咳,我爹的朋友,正好过来串门……不是,拜访,哈哈哈。
哥们看了三四五六七八眼,不敢确定的问:你家长是黄少天?这边是当年霸图那个队长?
黄少天那个兴奋,哥已经不在江湖上混好多年,江湖上还流传着哥的传说……生硬的拿出家长模板招呼自家娃的同学,反而是韩文清做的得心应手,脸上竟然还带着神秘的笑容。黄少天想想这几天群里的聊天内容,觉得老韩一定和微草前队长取了取经。
第一次尝试没出什么乱子,后来黄若涵也常带人来玩。黄少天一次比一次混得开,不顾自己越发加深的抬头纹,和自家崽子的哥们称兄道弟,把辈分搅得混乱至极。
黄若涵觉得,就算自己从小就知道自家两位家长谁是在上面的,但自己更加敬畏韩文清,不是没有道理的。


后来小崽子上了大学,到底没有走自家家长的老路。
黄少天偶尔坐在自家阳台上和身边人重提旧事,说到兴奋的地方唾沫星子都到处飞,语言长度也买过了略有收敛的成熟期,直逼还年轻的时候。
有时候几个人在群里怀旧,不着四六的胡扯,年轻时候的玩笑全部拿出来轮一遍。黄少天挽起袖子掐架,感觉和以前也没什么两样。他手速慢了,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大家都慢。
有天晚上黄少天睡觉的时候踢了被子,第二天起来腿都快疼木了。到底是老了。
黄少天话说到一半,端起茶杯来喝水,韩文清端起另一杯。要老一起老,大家都一样。
但是这个人不同。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人到了一个寿数,总有对应的报答。
成家,立业,家庭美满,子孙满堂。
两个人在一起,总有那么一天。
挺好。


The  end.


在此对小曹致以诚挚的感谢,虽然她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谢她……


以及,对某人致以诚挚的歉意,手动点蜡。

评论(2)
热度(34)
  1. 一棵桉树梦长 转载了此文字
    woc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我笑得不能自已hhhhhhhh太太黄若涵这个梗你是不是跟我说过hh
  2. 诶嘿呢w梦长 转载了此文字
    我还是看到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谢太太!!!!!!!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