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岁月婧好:

  凌晨四点,刚二刷完盗笔,现在我的身心都到了一种极度疲惫的状态,脑子几乎崩溃,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记了笔记,却发现还是什么都看不懂,疑问太多,细小的也好,大的也好——我根本就不明白那些长篇的解释,好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好像是也跟着吴邪真的走了这么一遭,也许是身体的疲倦压抑着大脑,我也懒得去想了,一切归于平静,这便是最好的结局了。我觉得这种想法有些像吴邪。


  千里相送。这使我更认定了吴邪对张起灵的在意。明明什么都不知道,明明清楚什么结果都不会有,明明可能有危险,他还是可以抛开一切去追随那个男人的步伐,做最大的,可能也是徒劳的努力。我相信换做胖子吴邪也会追着做同样的事,因为他们是铁三角。


  而张起灵,我很难说什么,因为他的一切都不能以正常人的眼光看待——在他痛苦的迷茫的淡然的漫长的岁月中,可能就像他说的吴邪这样的存在让他觉得很奇怪,吴邪的在意、关心,甚至他本身的存在,对张起灵来说可能都是困扰。我不认为这种关怀像是沉重黑夜中的一点微光——或许这是,但它必定会带来刺痛双眼的疼痛。


  真的很难界定吴邪和胖子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地位。毋庸置疑是重要的地位,毕竟他能千里来专程道别。但是这到底有多重要?和他背后的重重迷团,和他漫长岁月沉淀的零星记忆,和他必须要去守护,必须要去承受的一切相比,是不是太微不足道了。我知道,在斗里,他会撇下吴邪还有胖子孑身一人去寻找真相,而且他最后也是走了的,为了自己的使命,为了自己一直在追寻的东西。他始终是一个人,一个人。我突然想象到了一个画面,或许是在哪张同人图里看见的——张起灵一个人背着一把刀走在长白的风雪中,只留下一个黑色的小小的身影。这大概是我心中最适合他的画面了。他背负着沉重的命运,那些感情对他来说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他熟悉又陌生。茕茕孑立,他好像没什么人情似的。


  但是我忘不了,忘不了失忆的时候,他拼了性命也要护吴邪周全时淡然一笑的那句“还好我没有害死你”,还有在霍家时的那一句“带我回家”。


  这时候他像一张白纸,干干净净的找不到一丝曾经痕迹,他最常发呆,放空,那是极度痛苦到麻木极度麻木到淡然的放空。但是他有对身边两个人毫不犹豫的信任——这份信任我相信拥有记忆的他也有,但是一定不会像这样完全。失忆的他什么都没有,也去寻找,这和还有记忆的他一样,都在寻找着记忆,做的都是在寻找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联系,但是不同的是,失忆的他只能被动的跟着吴邪胖子,这两个人于他是唯一的线索,唯一的信任,自己和世界唯一的联系,而对有着记忆的他,吴邪和胖子可能是唯一值得相信的伙伴——显然这两种唯一大不相同。因为第一种唯一才有了他失忆时的举动。我问自己,他要是没有失忆,那些事情他还会不会做?是不是只有失忆的时候,卸下了所有的东西,迷茫无助到极点,才放松到极点,他才活得稍微像一个人一样?而我自己犹豫着没有给出答案。


  张起灵承受着比死亡还痛苦一千倍的痛苦,但这是无可避免的宿命,不需要谁的理解或者关心,也没有人能去分担,像三叔说的,他只能淡淡说一句没关系。但是身旁的人,若是卷进了这名为张起灵的洪流,自然不可能全身而退。譬如吴邪,外号天真的一个普通人总想去了解他,去开导他,去让他过吴邪自己心目中好的生活,哪怕一次次碰壁,哪怕一次次热脸贴冷屁股。这种关心我怕对张起灵是一种困扰,一种很无奈——也许有一丝温暖,但更多的是麻烦的困扰。胖子比吴邪看得开,不会去追着张起灵的背影,但他心中肯定也是藏着伤痛。但不管怎么痛都比不上张起灵的痛。


  我想,张起灵在放空、在休息的时候应该也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想起那些属于铁三角的回忆。


 

评论
热度(4)
  1. 一棵桉树今天也是幸福着的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