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黄韩】蓝雨楼底下有只猫

不要被题目误导啊这不是猫化梗w
为了投喂太太我都要变成黄韩写手了还能玩耍么/再见
一如既往ooc,以及太太抱歉啊我忘记和爸爸说代购的事儿啦,明天中午可?还有这篇对老黄私心太多啦,别怪我嘛。

以下正文——

黄少天觉得今天也很心塞,即使他并没有受到叶修的嘲讽。
原因包括蓝雨食堂换了一个爱做秋葵的厨子,以及原本那个会熬很好喝的老火汤的阿姨翘班回乡了。
他嘟嘟囔囔的从训练楼往宿舍楼走,不美丽的心情让蓝雨下了大功夫的绿化工程也暗了几分颜色,偏偏天公不作美,五六点钟本该西沉的日头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层层叠叠的云朵,渐浓的青黑色压向地平线,仿佛山雨欲来。
宿舍楼的门口蹲着只猫,黑毛白爪子眼神有点儿凶,嘴角不像一般的猫带着丝笑,反而噙着些许严厉。黄少天被这么一只猫逗乐了——这表情,这神态,简直酷似某位大神。
他拿出手机,镜头对准不远处的那只猫拍了一张发了微博:
蓝雨_黄少天V:来来来大家瞅瞅霸图风格的猫居然出现在我大蓝雨楼底下,这反差有点儿萌啊@霸图_韩文清V 老韩来说说啥感想?
[图片]
黄少天正对着手机自个儿乐,也没注意那猫迈步走向他。黑猫一步步走到黄少天跟前,仰头瞪着眼看他。把手机揣兜儿里,黄少天有点儿诧异的低头看了看猫,伸手把猫拎起来抱怀里就往宿舍楼里走,嘴里还念念有词:“你是老韩请来的救兵么?”[bu
回了自己房间,黄少天坐床上边把猫搁腿上揉吧,边掏了手机拨号给韩文清。
“喂?”
“哟老韩啊,我刚发那微博你看了吗,别说嘿这世上还真是无奇不有这神韵这表情,一模一样啊。”
“你有事?”韩文清语气不太好。
黄少天愣了一下,马上自觉他俩不久前刚吵过架,说来也是他自个儿作,明知道韩文清严肃的很还老往人枪口上撞,明显活腻歪了。
不过黄少天到底是个机会主义者,他眼睛转了圈,又冲着腿上的猫吐了吐舌头,才堪堪答了韩文清的话。
“别呀老韩,这都一天零半个小时了你还不痛快啊?我真知道错啦下次不开你玩笑,看在我喂了这么只猫的份上,别生气了呗?”
即使隔着千里电波,韩文清也能想象的出来黄少天此时的表情:他大概是有点儿着急又有点儿窃喜,虽然眼里透着点儿急切却掩不住嘴角的弧度,那模样欠揍得很。但是他偏偏拿这个人没辙,跟这人处,你无时无刻不得憋着口气儿,可他偏偏就有那个能耐,一边跟你天南海北的胡扯,一边把天涯海角的阳光都说给你听,明明是淫雨霏霏的日子也能看得见一室的光芒。韩文清觉得,既然处都处了,凡事儿他要不忍着点儿,这日子可咋过呀。
于是他没有接话。
黄少天识趣得很,这么一来一回的也有了经验,他马上就接着说了些不着边际无关紧要的话,听韩文清没什么表示,就把自己的计划说了。
“老韩啊,下周蓝雨主场对霸图,打完我去找你呗?”
韩文清默认。
原本趴黄少天腿上的黑猫早就跳下地了,像是不太敢直视黄少天喜庆的脸,它跑到桌子底下自个儿舔着爪子,也不嫌无聊。
黄少天把电话挂了,伸手去拉开窗帘,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放晴了,西方霞光裹着太阳,一点一点下滑,一点一点晕染,终于把眼睛可见的整片天空染成了明亮的橘红色,云朵层叠,霞光满天,渐渐没入地平线的太阳遥遥对着刚刚漏了些许轮廓的月亮微笑,鸽子扑棱棱飞过檐角,尽是愉悦的景致。
这天儿,可不正应了那句老话:一切景语皆情语。
[完]

评论(2)
热度(18)
  1. 诶嘿呢w一棵桉树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你是好人!!!!!感动cry!!!!!!!!大早上看到tag更新还以为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