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榨汁机风云

qwq蟹蟹太太!!!乐乐好可爱哦...

岁月婧好:

生日快乐! @sunflower 


其他我尽力……






全职高手同人/乐林乐


文/婧子






榨汁机风云


 


 


 


 


林敬言最近有些小烦恼,好吧,也许这些烦恼并不能算的上“小”。


 




林敬言的烦恼来源于他家里最近多出来的一台榨汁机,还有随之而来的那个不怎么讨喜的大活人。


当张佳乐穿着他那件好不风骚的花衬衫乐颠颠地提着一台榨汁机敲开林敬言家门的时候,后者就有那么一种不祥的预感——当然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张家乐这个人——联盟路人皆知的幸运E,突然不请自来,实在算不得什么好兆头。


“老林,别愣着呀,快把这个放桌上去。”


张佳乐灵活的从门外挤进来,把榨汁机放在门口的鞋柜上,兀自换起鞋来。


林敬言有些发怔,惊讶劲还没缓过来,一时间竟又有了种张佳乐才是这屋子主人的错觉。不经大脑随口应了声“哦”——林敬言发誓那绝对是他这辈子说过最后悔的话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连犹豫都不带的把张佳乐连人带机的给轰出去,好省了接下来一连串糟心的事发生。


而可悲的现实是他答应后就把那台无辜却罪恶的榨汁机拎到了客厅的桌子上。


可恶的张佳乐随后也跟了上来。


林敬言还没开口问话,这不速之客倒先解释起来了:“老林,我这不看你一人在家闷得慌嘛,专门弄了个小玩意给你送来。”


张佳乐的话里槽点太多,林敬言也就不一一吐槽了,反而顺着他说:“这榨汁机?”


“哎呀,看出来了啊,真不愧是老林!”


林敬言看了眼包装上拳头大的“榨汁机”三个字,想了想还是把吐槽的话咽了回去,等人解释。


“嘿嘿。”


结果等到的却是这么一个含糊不清又不怀好意的笑。






 


至于张佳乐是怎么堂而皇之的住进林敬言家里的,那还得接着往后说。


“嘿,我就不信我还弄不好了!”


张佳乐挽起袖子照着说明书对着那台需要组装的榨汁机捣鼓了半晌,就差给它大卸八块了,到底也没摸索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林敬言会装那东西,也会用,事实上他家里先前也有那么个类似的,前几天刚好坏了——以至于他后来一度怀疑那可怜的榨汁机根本就是被蓄谋已久的张佳乐故意给弄坏的——这只是在气头上胡想的,事实上事情就是那么的巧合。


“我……”林敬言刚想解释他会装这玩意,却被张佳乐无情的打断了。


“别打岔!我肯定能弄好!”


然而张佳乐说完这话之后一连几个小时都没把榨汁机给装好,神情颓唐。


林敬言没好意思直接赶人走,就留他在家里吃了饭。


这一顿饭,可吃出事来了。


饭后吃饱喝足的张佳乐满意地打了个嗝,郑重地感谢了林敬言,把他弄得心里发毛后,终于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终极目的——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不过他可不能就这么明说,依然是要找个理由的。


“我决定了,为了报答你,我要留在这里帮你把这个榨汁机装好再走。”


林敬言忍不住开口说自己会装。


“什么都别说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他刚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此刻,林敬言看着翘个二郎腿儿悠哉悠哉坐在沙发上啃苹果看电视的张佳乐,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善良了。对张佳乐那种没脸没皮的人,根本用不着客气。


张佳乐毫无自觉,苹果啃得咔嚓咔嚓响,时不时蹦出两声笑。哪能说是不拘束啊,根本就是把这儿当自个儿家了。


“老林,站着干嘛,过来一块儿看啊!”张佳乐居然还好意思叫了正在心里想骂人的林敬言,还特别大方的拍了拍沙发,一副好客的样子。合着这位真把这当自己家了啊。


“不了,”林敬言下意识想推眼镜,却忘记了自己从不在家里戴眼镜,动作到一半只能尴尬的停下来,“我去做饭。”


“啧啧,真贤惠啊,去吧去吧。”张佳乐大手一挥,又全身心地投入电视节目中去了。


林敬言觉得或许他并不是自己认为的斯文人——至少现在,他十分想把脚下的拖鞋摔到张佳乐那张欠揍的脸上。但他没有。他只是如张佳乐说的特别贤惠的做饭去了。






 


张佳乐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除了内裤牙刷之类私人用品自己又去买了,其余的东西都是用的林敬言的。


林敬言看着饭桌对面坐着的张佳乐,身上穿着自己的衣服,用同样的洗发水,香皂,牙膏,浑身上下就连味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他开始觉察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当然这和拆穿张佳乐恶心满满的预谋不同,他觉得越来越不大对劲的,是他自己。


不行,得赶紧把张佳乐赶走。


林敬言没在绕弯子,也没旁敲侧击的提醒张佳乐——他已经放弃了张佳乐能拥有一点儿作为人类的廉耻心,直截了当的说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哎呀,老林,我不都说了等搞好那个榨汁机呗。”张佳乐还是打算含含糊糊地糊弄过去。


不过林敬言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佳乐神神秘秘地眨两下眼,坦然得很:“泡你。”


林敬言无语了。这窗户纸戳的,窗框都不带剩的。他本以为张佳乐会再扯个谎蒙混过关,但是他错了,张佳乐这一记直球打得,一下子刷掉他大半的血,让他只能转攻为守。


他还没想好怎么回,张佳乐就又出招了,林敬言避之不及:“这么明显,别说你没看出来啊。”


这是把他往死胡同里逼啊,对面那无辜又欠揍的眼神简直分分钟要把他钉死在墙上。


但是林敬言就是林敬言,你把路给他堵上了,他就是挖也要挖出条逃生的地洞来。


于是林敬言“嗯”了一声,低下头来继续吃饭。






 


张佳乐对林敬言那点儿不可明说的小心思,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林敬言是个明白人,就是太明白了,明白到张佳乐在他眼前都跟透明的似的,才要装作糊涂的样子。


装傻这件事林敬言不得不说很有心得,张佳乐每每捅破一点儿窗户纸,他都能不动声色地悄悄给补上去,还在上面写上“好兄弟”的三个大字。


但是这回他没法再这么干了,因为窗户都被张佳乐给戳没了,他在这头站着,张佳乐那头的热情满满的风反倒吹的他背后凉飕飕的,心里头发怵。


这下子,他不得不去正面这个问题了。


他对这件事持非常消极的态度。倒也不是说他对同志什么的歧视,也不是真和张佳乐什么电都不来,就是心里有点儿堵的慌,想不通,总觉得哪里不对。


说到底他还是太习惯和张佳乐做队友了。所以太难想象和他从队友变成别的什么关系。


这不,张佳乐就跑他这儿来了,享受享受这“同居”生活,顺便让他习惯一下,再考虑考虑。


林敬言这么一考虑,觉得有点挺好,又有点挺不好的。他还是纠结着。


 






 


张佳乐有的是时间,成天杵在林敬言跟前自我推销。林敬言听他的话听得耳朵都快生出茧来。


他在刷牙的时候,张佳乐突然冒出来一两句,吃饭的时候,张佳乐又说一两句,甚至于他在厕所,张佳乐都不消停,隔着门也要说那么两句。


种种行为令林敬言一度怀疑这家伙是被联盟某知名话唠附了体,神韵都是一样的烦。


“老林啊,我真的是上得了赛场下的了网游手速超喻文州温柔胜韩文清居家旅行必备的好男人啊!这年头你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哟!”


“老林,我虽然长得好看但还是很纯爷们的,完全可以给你幸福以及性福。”


“老林……”“闭嘴。”


是可忍孰不可忍,林敬言已经忍无可忍,拿着刚洗好的黄瓜,大半根塞进张佳乐嘴里。画面看起来糟心的黄。林敬言有点儿小尴尬。


张佳乐吐出黄瓜咳两声,骂两句林敬言以为他该消停了,结果人心不死又卷土重来。不过这回不是说话了,是做事。俗话说说得好不如做得好嘛,张佳乐要做给林敬言看。


 


当林敬言看到一片狼藉的厨房的时候,他认为自己一定是上辈子造了大孽了,所以老天派张佳乐这么个祸害下来人间收拾他。


“老林我不是故意的……”


林敬言拿着被烧化了大半个底的锅质问张佳乐。他保证如果敢说他是故意的就立马把这还烫的半个锅底糊他脸上。


“怎么回事?”


“哎呀做饭烧个水去打会儿荣耀,忘了。”


说的轻巧,林敬言不过是去买个菜,他就差点儿烧了厨房,这以后还不是要把家都给掀了啊。


“……”林敬言没再搭理他。他觉得自己的思维方式,好像已经出现了问题,居然开始考虑以后了。


“老林,发什么呆?”张佳乐张开五个指头,在他眼前晃了晃。


“收拾厨房去。”






 


张佳乐是个活麻烦,林敬言一直都这么想。


“老林,干啥呢?”这不,活麻烦又好奇的粘上来了。


“算账。”林敬言头也不抬。


张佳乐搬过来,本来还说要交一交房租,但林敬言没打算留人,大手一挥免去了费用,谁知道张佳乐能腆着脸的赖在这里这么久,风吹不摇,雷打不动的。家里多了一个人,自然多了一份支出,算起账来比平常麻烦不少——虽然一样都是摁计算器。


张佳乐想也没想,自然而然的趴到林敬言背上,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往下看林敬言写的什么。


被骚扰了的人笔一顿,刚想提醒一下某人注意分寸,黏在他背上的活麻烦拱一拱又站直了,让他也不好再提刚才的尴尬。这豆腐吃的,还颇有几分技术含量。林敬言哑然。


不过林敬言也不是什么计较的人,心里吐槽两句,继续算账。


每天的伙食,衣服,还有洗漱用品等等……零零碎碎麻烦的让人头疼。


看着这一天天的支出,让林敬言更清楚地知道家里多了一个人,活生生的,真真实实的多了一个人。


不得不说,习惯真的是种挺可怕的东西。


记账的时候,林敬言发现他开始习惯了每天多准备一份东西,多做一人份的饭,甚至于习惯家里多出来这么一个大活人。


好像……还挺好的。林敬言觉得有点儿可怕。看来有必要找张佳乐谈谈人生了。






 


林敬言还没想清楚他那可怕的习惯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来得及找张佳乐探讨人生,张佳乐这边又整了什么事出来。


“怎么了?”林敬言极其无奈的低下头,看着沙发上朝他伸手的张佳乐。


“伐开心,要抱抱。”真难为林敬言从如此严重的鼻音里听出这句话来。


“发烧了?”他无视了张佳乐的话,转身离开去找温度计。


“嗯……好像……”


等林敬言找了温度计回来,张佳乐已经迷迷糊糊的昏睡在沙发上了。


“醒醒。”林敬言在沙发上坐下来,晃晃张佳乐,后者像是老早就预谋好了一样,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他的脖子,大半个身子靠在他身上。林敬言竟有一瞬失神。


“老林……”脑子烧的不怎么清醒了,张佳乐索性放弃治疗,更放肆的耍起赖来。撒娇一般的语音黏上来让林敬言头皮发痒。


“嗯?”


“我喜欢你。”染着鼻音的语气又软又甜,让人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林敬言不知道张佳乐是不是故意挑这个时候告白,心里咯噔了下:“……我知道。”


“嘿嘿。”张佳乐笑了,笑得就像掀起小女孩裙子的小男孩一样贼兮兮又软乎乎的的笑,热气全打在林敬言脸上。


林敬言觉得脸上有点儿烫。


该不是被张佳乐传染了吧。


得,好像传染的还不止是发烧,还有性向。


炸了。






 


相安无事了许多天以后。


“老林,你在干啥?”张佳乐啃着黄瓜趿拉着鞋在屋里溜达,看到林敬言正在鼓弄什么东西,凑上前去。


“装这个榨汁机。”林敬言不抬头。


“诶?”张佳乐的语气有点失落,“装好了的话,那我……”看来他还记得自己留下来是为了弄好这东西啊,不错,还要点脸,有救。


“你说呢?”


“不不不,老林,你可不能就这么把我给撵走啊,我还没把你给收了。”


林敬言抬了头,温和的笑了笑,张佳乐心里开满了粉红的小花:“那行啊,你别走了,不过得把住宿费交一交,工资卡怎么样?”



评论
热度(4)
  1. 一棵桉树今天也是幸福着的 转载了此文字
    qwq蟹蟹太太!!!乐乐好可爱哦...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