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全职高手】【叶王】暮雨

*开学前摸鱼短打两千字

*CP攻受其实不明显

*叶神八百多字的时候才出场//俩人从头到尾没有对话

*画风在变,我对叶王的爱,不变。

*OOC注意 OOC注意 OOC注意

以下正文——

暮雨

 

  夏休期说长不长,等王杰希想起来到H市去看看风景看看人的时候,微草已经有勤奋的一两个到俱乐部报道了。

  偶尔迟一两天也没什么要紧,全职奶爸杰西卡大大这样想着,柳非妹子不是说过一句什么——

  人一生要有两次冲动,一次轰轰烈烈的爱情,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轰轰烈烈谈不上——这得是在公开之前——爱情总归是有了,至于旅行,勉勉强强也都给了他吧。

  魔术师的思维跳脱得很,虽然谈不上说风就是雨,但职业选手的手速到底不是盖的,不出半小时就收拾行囊打车去了机场。

 

  王杰希到达H市的时候已临近傍晚,他架着墨镜背着墨绿的旅行包走在西湖边上,偶然驻足,透过亚黄的镜片望了望这湖中西施,而后继续向前。

  此时的太阳旁落向西却没有一降到底,缓慢而凝重的慢慢倾斜,西湖上闪着微光,船舶在其上来来往往,来自五湖四海的游人以各自的方式喧嚣着最后的夏日,湖面上升腾起尘世平凡而幸福的声息。日光微微泛红,披在带了些仆仆风尘的王杰希身上,散发着一丝暖意。

  而他此时也是噙着笑的,被墨镜遮掩的眼角眉梢都写满了轻松写意。

  穿行过几条街道,王杰希熟门熟路的走进一间名为“兴欣”的网吧。

 

  网吧老板此时正坐在前台摆弄电脑:今天网吧里有个网管临时请假,陈老板左右无事便在这儿坐会儿前台。

  王杰希是认识陈果的,既然此时老板就在这儿,倒省去他不少麻烦。

  “叩叩”。

  陈果从电脑后面抬起头,一句“上机吗”愣是卡在嗓子眼没说出来。开玩笑呢,这可是在夏休期,王杰希这么一尊大神外星人入侵地球似的出现在跟前儿,隔谁不得僵直个三五秒。

  何况他只架了副墨镜。

  起身把王杰希让进前台,陈果招呼了另外一个小妹多照看着点,转头就问候起了这位“不速之客”。

  “王队长下午好啊,怎么这会儿来了?”

  王杰希笑了笑,稍微思考了一下该用哪种说话方式,最终决定单刀直入:“我来找叶修。”

  

  兴欣战队情况特殊,明明是夏休期却有很多队员都留在宿舍,但毕竟还没有开始训练,几人之中确有苦练技术的,但终归是发展业余兴趣的比较多。

  苏沐橙把显示屏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另一部分则是和楚云秀的私聊小窗。她眼瞅着剧情,手下也是不停,噼里啪啦着跟楚云秀天南海北地侃。

  一集电视剧走完了片尾曲,被苏沐橙反扣在桌上的手机也适时响了起来,她点了暂停又跟屏幕对面的楚云秀说了声“稍等”,左手捞起手机接起来。

  “喂,果果呀,怎么了?”手机屏幕上大气的字体写着“陈果”,苏沐橙有点奇怪,这个时间打电话,难道要请吃饭?

  “微草队长来网吧了,说是找叶修,我给他指了方向让他过去了,你们谁到门口接一下吧?”听筒对面能感觉到陈果微微压低的声线,想来王杰希还没有走出多远。

  苏沐橙挂了电话,轻轻敲了敲隔壁桌叶修扣着的耳麦,叶修把耳麦拽下来扭头看向苏沐橙,叼着的烟也不见晃:“怎么了?”

  “你现在去小区门口等着,十分钟后有惊喜。”苏沐橙眨眨眼,一脸的神[wo]秘[shi]莫[fu]测[nv]。

  叶修挑眉,怎么感觉这姑娘知道了些不得了的事,不过眼下这天气,他抬头看了看窗外:“沐橙姑娘,这惊喜来的有点巧啊。”

  

  说来也巧,王杰希前脚刚出网吧门口,这天后脚就下起了雨。夏日里南方的天也正是这样无迹可寻,饶是算命大师王杰希,也没算到这么一遭。雨倒是不大,夕阳里的毛毛细雨,洒在人身上极舒服,王杰希背着包走在街上,衣服也不怎么见湿。五六点的光景,街上尽是些散步纳凉的老爷爷老奶奶,他索性摘了墨镜收进背包,目光投向远处的云层。夕阳正在西下,整个世界都被罩进暖黄的帷幕里,阳光偶然折射出透明的细雨丝,丝丝如线,将这空间里的一切事物牵连到一处,各种各样的温度凑到一起,最灼热处也不过一口气就能散进细雨里。王杰希步伐不快,大小不太一样的两只眼睛稍稍眯起来,好像挺享受的样子。

  

  叶修倚在上林苑门口的一棵大树底下抽烟,眼神看似飘忽却一直望着来路的方向。不得不说,苏沐橙的时间算的很准,叶修刚刚捻灭第二枚烟蒂,就看见不远处走来一道他再熟悉不过的影子。

  哟,这惊喜果真所言不虚。

  远远看见金粉上色的“上林苑”三个大字,王杰希想着自己是到了,再走近一点,又看见门口的树下有一道斜斜的影子,似乎能感觉得到那人向自己看过来的目光里藏着的温度。

  呵,王杰希在心里笑,连等个人都这么随便。

  此刻“我的眼里只有你没有他”的两人不知道,浅浅的暮雨里,一草一木皆泛着暖黄色的光晕,除了街上偶然跑过两三个追逐的孩子,唯有他们二人遥遥而立,一个站在挺拔了有些年头的树下,一个走在绵泽大地的细雨里,眉目间皆是笑意,渐渐临近,与街那头的夕阳呼应成一幅画,轻松写意。

 

  而后他们走进黄昏里的上林苑中,只将这街,这树,这夕阳,留于温和暮雨之中。

  至于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却也是不可揣摩与臆测的了。一切都隐没,一切都平和,只余暮雨丝丝入土,平白牵起千里距离。

评论(2)
热度(17)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