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现在是高三
看到情绪波动很大的友人们,会笑嘻嘻地吐槽自己活得像个傻白甜
倒也不是很傻白甜……
被自己作出来的事情搞得头大,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完成
马上要成年了却没有任何成就感
盗笔的重启进入到“吴邪快死了”“黑瞎子快瞎了”这样说起来就很难过的阶段
刚刚又看到了很喜欢但又很虐的暗涌的图片
被从友人那里听来的一个自以为圣母的同学对我忙了这么久的那件事的言论打击到
没有心情不好的理由但就是这样心情很丧了
也没有时间给可爱的姑娘写回信
啊,人生好艰难

评论(2)
热度(2)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