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搞rps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不搞rps的,嗯(点头

坐等小火番外啦
写手微博@笙歌九重

【虫铁】10 minutes

二刷完了,我还是好难过啊TTTT实在忍不住了想写点东西

人物属于最好的他们,ooc属于我

————————

亲爱的Mr.Stark,

嗨,Mr.Stark!我是Peter!

学校已经重新开始上课啦,之前向你推荐过的皇后区的那家芝士汉堡还是像以前一样好吃,希望happy能帮我带给你,当然如果你欢迎的话,我更希望我能悬挂在你的办公室外墙上,敲敲你的玻璃窗,把汉堡送给你。要知道,它真的很好吃!

最近有一个问题让我非常困扰,如果是你的话,大概能很快地给我答案吧。消失的一半人要和没有消失的一半人继续一起生活,一起上学、工作,哦,工作的事情可以暂且不提,毕竟我还是个高中生,你说对吧,我还不太了...

【灿白】【哨向AU】第一个下雪的日子01

哨兵灿with向导贤

性格尽量贴近现实灿白,会因为题材有一些私设

0

中央塔顶层的蓝灯挣扎着闪了几下,最终还是灭了。

风卷着雪粒密密匝匝地飞落到地上,逐渐积攒成厚厚的奶白色。正值假期,这座半废弃的中央塔内外都只剩下风声,还有雪落在玻璃上的声音。

男人和金毛犬不约而同收回刚踏上第一层台阶的脚,对视一眼,无奈地挑了挑眉。男人眯着眼睛看着远方,转身离开。金毛犬摇摇尾巴跟上,又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它脚步一顿,警觉地扭过头四处张望。男人有点不耐烦了,他轻轻敲了下精神体的脑袋,雪地上只剩下一行爪印。

男人把背包往上提了提,迈开步子走远了。

塔的另一侧,一只小银狐犬在黑暗中抖了抖耳朵。

1...

【灿白】【哨向AU】第一个下雪的日子

哨兵灿with向导贤

性格尽量贴合我理解的现实灿白,囿于题材会有所私设

先试水,后文在存

0

中央塔顶层的蓝灯挣扎着闪了几下,最终还是灭了。

风卷着雪粒密密匝匝地飞落到地上,逐渐积攒成厚厚的奶白色。正值假期,这座半废弃的中央塔内外都只剩下风声,还有雪落在玻璃上的声音。

男人和金毛犬不约而同收回刚踏上第一层台阶的脚,对视一眼,无奈地挑了挑眉。男人眯着眼睛看着远方,转身离开。金毛犬摇摇尾巴跟上,又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它脚步一顿,警觉地扭过头四处张望。男人有点不耐烦了,他轻轻敲了下精神体的脑袋,雪地上只剩下一行爪印。

男人把背包往上提了提,迈开步子走远了。

塔的另一侧,一只小银狐犬在黑...

到底是你瞎了还是我瞎了/呲牙

你透过阴暗的畸形的显微镜看他

你看他明媚爽朗是故作青春式样

你看他皓齿浅笑是穿上取悦伪装

你看他眉头轻锁是暗布诡谲迷网

你看他睡眼朦胧是向往金钱榻上

可我看他是真真切切最年少清狂

所有好的坏的真的假的都视若宝藏

剖开热忱心脏装载漂亮世界启航

身披铠甲一步一步迈得响亮


你透过阴暗的畸形的显微镜看她

你看她跳脱来去是假意奉上阳光

你看她姿态娉婷是掩盖深夜装潢

你看她娇憨妙语是紧握膝上文章

你看她眼神坚定是脚踩亿万孔方

可我看她是袅袅娜娜最靓丽模样

所有酸的甜的美的丑的都无意掩藏

献上正茂芳华憧憬荧屏闪耀高光

挥舞战旗年年岁岁素履以往


#只是双担粉 不嗑cp 不打单人tag因为怕被diss

#我的哥哥姐姐全世界最最好,臆...

找个地方挖个坑把矫情语句埋了

它终于开始滑行了。

缓慢、沉重、伴随着巨大的噪声,这个吞吐着我的庞然大物在滑行。

它以我无法认知的轨迹转弯前进,又停下,又滑行,又停下。

它终于来到了它自己的道路,然后开始飞奔。

轰鸣着向前,继而向上,像无数次乘坐过的游乐场的飞行装置,从脚底传来的抬升力让我感到无比的熟悉,像是想要把自己压扁,成为一个梅林午餐肉罐头。

它小幅度地左右摇摆,给我巧妙的,令我不自觉发笑的失重感。我并不喜欢,但总是想念的失重感。每次失重,我都生理性地想要咧嘴笑。

它开始爬升,慢慢地把我做成罐头,然后变得平稳,我看向窗外,一片茫然刺眼的白。

雾和霾和雨让舷窗外失去初次飞行应有的景致,上海是这样,郑州大约也是,我甚至迫不及待想要闻到那...

高三淡圈狗没什么能为我天宝产出的东西,聊表心意吧。
少天,生日快乐呀♡

三个月了终于又能给米米点红心蓝手,可以说是十分可喜可贺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二话没说入蜚蜚和新的生贺本,虽然还想补齐旧时光和白日梦蓝但是要给银临女神接下来的专辑留着钱所以……还是等下次吧。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奥尤AU】一茶饮品店

饮品店老板/自由摄影师奥塔别克·阿尔京
人工智能/AI研究员尤里·普利塞提

题目乱起,店名乱起,伪科学逻辑死,ooc预警。

        太阳挣扎着收起光亮,暖色调的霞一点一点淡去,变成冷蓝色的夜幕——但这会儿还远未到深夜。几百米外的中学传来晚自习的上课铃声,在广播室戛然而止的流行乐声里,奥塔别克将这个大课间的最后一杯果茶递给随时准备好起跑的女学生,并在心里默默替她祈祷——但愿她的班主任老师刚出家属小区,还没来得及走进教学楼。

      ...

说着要想办法填翔戴的我超想写奥尤的啊!!!
BG我可能写不出来(……)

1 / 3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