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现在是高三
看到情绪波动很大的友人们,会笑嘻嘻地吐槽自己活得像个傻白甜
倒也不是很傻白甜……
被自己作出来的事情搞得头大,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完成
马上要成年了却没有任何成就感
盗笔的重启进入到“吴邪快死了”“黑瞎子快瞎了”这样说起来就很难过的阶段
刚刚又看到了很喜欢但又很虐的暗涌的图片
被从友人那里听来的一个自以为圣母的同学对我忙了这么久的那件事的言论打击到
没有心情不好的理由但就是这样心情很丧了
也没有时间给可爱的姑娘写回信
啊,人生好艰难

高三淡圈狗没什么能为我天宝产出的东西,聊表心意吧。
少天,生日快乐呀♡

三个月了终于又能给米米点红心蓝手,可以说是十分可喜可贺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二话没说入蜚蜚和新的生贺本,虽然还想补齐旧时光和白日梦蓝但是要给银临女神接下来的专辑留着钱所以……还是等下次吧。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奥尤AU】一茶饮品店

饮品店老板/自由摄影师奥塔别克·阿尔京
人工智能/AI研究员尤里·普利塞提

题目乱起,店名乱起,伪科学逻辑死,ooc预警。

        太阳挣扎着收起光亮,暖色调的霞一点一点淡去,变成冷蓝色的夜幕——但这会儿还远未到深夜。几百米外的中学传来晚自习的上课铃声,在广播室戛然而止的流行乐声里,奥塔别克将这个大课间的最后一杯果茶递给随时准备好起跑的女学生,并在心里默默替她祈祷——但愿她的班主任老师刚出家属小区,还没来得及走进教学楼。

      ...

说着要想办法填翔戴的我超想写奥尤的啊!!!
BG我可能写不出来(……)

就……很对不起喜欢我的翔戴脑洞的天使们TAT有灵感的话我也好想把那个娱乐圈paro搞出来啊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嗓子是会呼吸的痛。
请了个假,不想睡觉想搞奥尤。
小yuri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呜

[翔戴/娱乐圈]By occupation

娱乐圈paro 部分设定来自lo主心水多年的娱乐圈真人rps鬼纶
写不完了,先占tag,有空补齐。
戴妍琦生日快乐♡♡♡
顺便lo主语c一个戴,有愿意找我玩儿的孙翔/队长吗?
————
01
“当红小花戴妍琦再爆惊天绯闻 对象竟是——”
“劲爆!演技派新秀孙翔加盟轮回娱乐”
“娱乐圈再次注入新鲜血液 看蓝雨新人卢瀚文引领青春风尚”
“大师级导演叶修重出江湖 新作再破十亿票房大关”
手指迅速划过触屏,戴妍琦兴致勃勃地看着微博上乱七八糟的扒主神扒所谓的娱乐圈“惊天内幕”,对于自己就是被八卦的对象之一毫不介意。
五英寸的小方块突然震动起来,专心看八卦的小姑娘一个没防备,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小戴,你看网上的新闻了吗?小祖宗...

【叶王】一个片段

ooc 很短 将军和大夫
以下正文。
[叶王]
叶修踏马而来,猎猎的红披风裹挟了风雪和星月,马儿在医馆门口堪堪停下,鲜衣偃了气势,晶亮的白色扑簌簌落了一地。他拴了马推门进去,年轻的大夫的热烈的目光便随着满屋的暖色围拢了他,热度与青年将军炽烈的心在体内交汇,刻骨的冷意顷时被驱了个干净。叶修解了披风在榻前坐下,接过王杰希递的茶轻啜了一口,抬眼便是对方刻意压抑了喜悦的淡漠表情,他扯了扯嘴角,拿凝碧的小茶杯叩了叩面前的一盘残局,调笑道:“形单,影只,残局,大眼儿,你这好生冷清的消遣。”王杰希只拿大小不一的一双眼觑他,“哪里,鄙人等的是与友酣饮,随手摆弄的棋子而已,且寻个机缘解了便是。”那人哈哈一笑,起身越过...

【喻黄喻】回忆里想起模糊的小时候

大概十岁左右的两个人
背景和原作毫无关系
超短,还没一篇高考作文长
如有撞梗请告诉我...
以上。

他又是最后一个离开画室的。
晚上八点半,老旧的群艺馆失掉了温和,暗黄的灯在走廊明明灭灭,大概在不久之后的某一秒就会正式罢工。喻文州背着画板提着画具包跟在穿着军大衣的老师后面往楼梯间走,上了年纪的老画家头也不回地数落他。“你画得再好,回头考试结束了都没画完有什么用啊,整天琢磨那么多呢,你有水平,可人家考官又不知道,你还能让人家多给你半小时让你上个色勾个边啊?”
我也想画得快一点啊,喻文州心想。小小的少年偷偷叹了口气,前面的老画家只顾着自己往前走,几下就把喻文州甩开老远。他突然就不想追赶了,索性低着头慢慢朝前...

1 / 3

© 一棵桉树 | Powered by LOFTER